...终亦变坏,惟金不变不坏.金之色白,完颜部色尚白

编辑: admin           2017-27-02         

    《金史·太祖纪》对金朝的开国史做了如下的记载:

    辽天庆四年(1114年)九月,完颜阿骨打以二千五百人起兵反辽,首战告捷,“撒改使其子宗翰、完颜希尹来贺,且称帝,因劝进.太祖曰:‘一战而胜,遂称大号,何示人浅也.’”

    同年九月,破宁江州.十一月,破辽兵于出河店.“是月,吴乞买、撒改、辞不失率官属诸将劝进,愿以新岁元日恭上尊号.太祖不许.阿离合懑、蒲家奴、宗翰等进曰:‘今大功已建,若不称号,无以系天下心.’太祖曰:‘吾将思之.’”

    辽天庆五年(1115年)正月元日,阿骨打称帝建国:“收国元年正月壬申朔,群臣奉上尊号.是日,即皇帝位.上曰:‘辽以宾铁为号,取其坚也.宾铁虽坚,终亦变坏,惟金不变不坏.金之色白,完颜部色尚白.’于是国号大金,改元收国.”

    收国二年(1116年)十二月,“谙班勃极烈吴乞买及群臣上尊号曰大圣皇帝,改明年为天辅元年”.

    又据《金史·太宗纪》记载:天辅七年(1123年)八月,太祖崩;九月,太宗即皇帝位,“改天辅七年为天会元年”.

    自《金史》问世六百馀年来,有关金朝开国史的上述记载从未受到过任何怀疑.但是我近年发现的一些文献及考古材料,却使上述历史记载发生了严重的动摇.

    南宋绍兴七年(1137年),吕颐浩写给宋高宗的《上边事善后十策》,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政和年间,内侍童贯奉使大辽,得赵良嗣于泸沟河,听其狂计,遣使由海道至女真国通好(原注:女真于宣和四年方建国号大金).”[1] 吕颐浩(1071—1139年),北宋元祐间进士,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年)和绍兴元年(1131年)曾两度出任宰相.据他在这篇奏议中所说,金朝建国之初本称女真国,至宋徽宗宣和四年(1122年)才改国号为大金.然而这一说法的可信程度如何呢?至少有三点理由促使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吕颐浩的上述记载:第一,吕颐浩是南宋位高望重的政治家,而非见识寡陋的俗儒,我们相信他不会信口雌黄;第二,这是写给宋高宗的奏议,而非一般的笔记杂著,不能视为游谈无根的传闻;第三,最重要的一点是,吕颐浩的特殊阅历使得他对金初历史拥有无可争辩的发言权.徽宗时,吕颐浩在与辽朝接壤的河北路长期担任转运副使、都转运使,身为北边方面大员;宣和五年(1123年)收复燕京后,又改任燕山府路转运使,对辽金鼎革的历史有最直接的了解,故上面引述的那篇奏议一开首就说:“臣任河北塞上守臣岁久,目睹金人与契丹相持二十年.”而且,宣和七年(1125年)金军攻陷燕京时,吕颐浩曾被郭药师劫持降金,在金军中滞留达三四个月之久,《上边事善后十策》也谈到了这件事:“臣于宣和七年十一月陷于虏贼,次年二月得归朝廷.”这些经历可以证明,吕颐浩有关金初历史的记载绝不是来自道听途说,必定是有相当可靠的根据的.

    宋孝宗乾道六年(1170年)出使金朝的范成大,在他归来后呈交给朝廷的语录《揽辔录》中,提到当时金朝民间通行的一种小本历:“虏本无年号,自阿骨打始有天辅之称,今四十八年矣.小本历通具百二十岁,相属某年生,而四十八年以前,虏无年号,乃撰造以足之:重熙四年,清宁、咸雍、大康、大安各十年,盛(寿)昌六年,乾通(统)十年,大(天)庆四年,收国二年;以接于天辅.”[2] 从范成大介绍的情况来看,这种小本历在金朝建国之前是采用的辽朝纪年,岳珂针对《揽辔录》的这段记载指出:“按此年号皆辽故名,女真世奉辽正朔,又灭辽而代之,以其纪年为历,固其所也.”[3] 在辽天庆四年之后接续收国,收国二年之后接续天辅,说明范成大所看到的这种小本历关于金初的纪年与《金史》的记载是完全一致的.《揽辔录》的这段文字,引起我注意的是“虏本无年号,自阿骨打始有天辅之称,今四十八年矣”这句话.按照范成大的说法,金朝建立的第一个年号是天辅,没有《金史》所记载的收国年号;而且天辅至今“四十八年”,如此算来,天辅元年当为1122年,与《金史》记载的1117年改元天辅不符.而范成大所称的天辅元年(1122年)正好与吕颐浩所说的宣和四年(1122年)女真国改国号为大金的时间相吻合,所以我怀疑它们反映的是一个共同的事实.至于1122年以前女真国究竟有没有年号,吕颐浩的奏议没有涉及,这个问题留待下文再讨论.

    不仅如此,在金代文献中也同样能够找到很能说明问题的线索.宣宗贞祐二年(1214年)朝廷臣僚讨论德运问题时,右拾遗田庭芳上奏曰:“又闻故老相传:国初将举义师也,曾遣人诣宋相约伐辽,仍请参定其国之本号,时则宋人自以其为火德,意谓火当克金,遂因循推其国号为金.”[4] 根据金人的这种传说,“大金”国号的确定乃是出自宋朝方面的建议,而宋金海上之盟始于1118年,至1120年才达成联手攻辽的协议.如果上述传说属实的话,那么“大金”国号的建立就不得早于公元1118年.

    更值得注意的是,新近发现的金代考古材料也为此提供了一个颇具说服力的证据.1993年9月在内蒙古敖汉旗清理发掘的一座金代墓葬中,出土了一合契丹小字墓志,墓主人是辽末降金的契丹人,在金代曾任博州防御使,卒于金大定十年(1170年).[5] 这方墓志最令我感兴趣的地方是,志文第11、12和15行在记载墓主人金初的活动时,三次出现“女真国”的字样(另外第12行和24行两次称“女真”,无“国”字,可能不是指国号,当是指女真人或女真族),“女真国”被写作“”,而众所周知的金朝国号“大金国”,在契丹小字石刻《郎君行记》中写作“ ”.这方墓志对吕颐浩关于金朝原称女真国的说法提供了最有力的支持.面对这些发现,我想我们确有必要对金朝开国史重新进行一番审理.

    首先需要探寻《金史》有关金朝开国史的史料来源.元代所修《金史》,依据的主要原始材料是金朝实录,《三朝北盟会编》卷一八引有一段《金太祖实录》的佚文:“太祖生于辽咸雍四年戊申秋七月.其先为完颜部人,后因以为氏.以辽天庆五年建国,曰:‘辽以镔铁为国号,镔铁虽坚刚,终有销坏,唯金一色最为真宝,自今本国可号大金.’天辅七年八月乙未,终于部堵滦.在位九年.”《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建炎元年正月辛卯条附注中也引有这段文字.[6] 可以看出,《金史·太祖纪》里的那段记载就脱胎于此,只比《实录》多出“金之色白,完颜部色尚白”一句话,当然这句话也不是元代史臣随意加上的.元修《金史》,除了依据金朝实录之外,还参考过金朝国史,苏天爵说:“金亦尝为国史,今史馆有太祖、太宗、熙宗、海陵本纪.”[7] 金朝国史是世宗以后撰修的,世宗大定间确定本朝德运为金德,后来就有人将太祖所建国号“大金”附会为金德之征,故“金之色白,完颜部色尚白”之说,大概就是国史中添加的内容.但金初历史的基本面貌在《实录》中已经成形,《太祖实录》二十卷,由尚书左丞相完颜朂领修,皇统八年(1148年)成书进呈.[8] 由此我们可以初步断定,目前人们所熟悉的有关金朝开国史的传统说法,大致是皇统八年《太祖实录》成书后定型的.

    除了金朝实录和国史之外,另一部金代文献《大金集礼》对太祖阿骨打称帝建国的过程做了如下记载:“收国元年春正月壬申朔,诸路军民耆老毕会,议创新仪,奉上即皇帝位.阿离合懑、宗干乃陈耕具九,祝以辟土养民之意;复以良马九队,队九匹,别为色,并介胄、弓矢、矛剑奉上.上命国号大金,建元收国.”[9] 《大金集礼》是章宗明昌六年(1195年)礼部尚书张暐等人编修的一部官书,因此它对金朝开国史的记载当然是与实录、国史一致的.值得注意的是,这段文字对太祖阿骨打的即位仪式有比较详细的描述;然而我敢断言,即便阿骨打真的是在1115年称帝建国的,当时也绝不会有这么复杂的仪式,这段文字显然有许多藻饰的成份.

    与上述金代官方文献相同的记载,我们至少还可以举出以下几种:

    《三朝北盟会编》卷三谓铁州人杨朴劝阿骨打称帝,“阿骨打大悦,吴乞买等皆推尊杨朴之言,上阿骨打尊号为皇帝,国号大金,改元收国”.《会编》的这段文字纪年不详,但既然说阿骨打称帝伊始即建国号大金,又有收国年号,可知与金朝的官方记载是一致的.《三朝北盟会编》卷三详述女真始末,而不注出处,陈乐素先生怀疑它是引自李焘《四系录》的文字,[10] 但我并不这么认为.按《玉海》卷五八曰:“淳熙三年,权礼部侍郎李焘进《四系录》,记女真、契丹起灭,自绍圣迄宣和、靖康,凡二十卷.”《会编》卷三备述女真由来,并不始于绍圣,不像是出自《四系录》,我更倾向于认为它是徐梦莘本人根据各种有关记载而对女真历史的一个综述,其中有采自《松漠记闻》、《亡辽录》、《北风扬沙录》等书的内容,而有关阿骨打称帝建国的一节,则可能参考了《金太祖实录》的记载,上文征引的《金太祖实录》佚文,就见于《三朝北盟会编》卷一八.

    南宋归正人苗耀《神麓记》曰:“太祖,契丹咸雍四年岁在戊申生,自辽国天庆四年甲午岁,年四十七,于宁江府拜天册立,改元,称帝号.侍中韩企先训名曰旻.收国三年,天辅六年,共在位九年.”[11] 苗耀是金世宗时遁归南宋的,他这里的记载当是依据金朝实录或国史.

    元好问《续夷坚志》卷二“历年之谶”条谓:“武元(即太祖阿骨打)以宋政和五年、辽天庆五年乙未为收国元年,至哀宗天兴二(当作“三”)年蔡州陷,适两甲子周矣.”又,元好问在天兴三年(1234年)除夕作的一首《甲午除夜》诗云:“神功圣德三千牍,大定明昌五十年.甲子两周今日尽,空将衰泪洒吴天.”[12] “甲子两周”,是指金朝从收国元年乙未(1115年)建国至天兴三年甲午(1234年)亡国,正好轮回两个甲子一百二十年.元好问的说法与金朝的官方记载是完全一致的.

    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年(1265年),翰林直学士王磐等奉命编纂《大定治绩》,其序谓“金有天下,凡九帝共一百二十年”.[13] 王磐是金末进士,他的这种说法与元好问“甲子两周”的说法是一个意思.《金史》卷二《太祖纪·赞》谓“金有天下百十有九年”,是因为金亡于天兴三年(1234年)正月十日,故将天兴三年略去不计的缘故.一百二十年也罢,百十有九年也罢,都是从1115年起算的.

    郑麟趾《高丽史》卷一四睿宗十年(1115年)正月载:“是月,生女真完颜阿骨打称皇帝,更名旻,国号金.”《高丽史》是十五世纪的著作,故有关完颜阿骨打称帝建国的记载大概是以《金史》为依据的.

    以上记载都是与金朝的官方说法相吻合的.但是,有关金朝开国史历来就存在着许多不同的说法,在辽宋元史料中主要有两种异说,一说谓金朝建国于1117年,一说谓金朝建国于1118年.

    金朝建国于1117年的说法以《辽史》为代表.《辽史》卷二八《天祚皇帝纪》(二)在天庆七年(1117年)下记载说:“是岁,女直阿骨打用铁州杨朴策,即皇帝位,建元天辅,国号金.”《辽史》卷七○《属国表》也有相同的记载.按照这种说法,金朝没有收国年号,但天辅建元的年份与《金史》相同.又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三年(1266年),许衡奏上的《时务五事》中有这样一段文字:“金完颜氏都上京,迁燕.九帝,一百一十八年.”[14] 许衡谓金朝历国一百一十八年,可能也是以为金建国于1117年,与《辽史》的记载暗合.

    金朝建国于1118年的说法,以宋元文献为代表.宋人普遍认为完颜阿骨打建立金国是在宋徽宗政和八年(即重和元年,公元1118年).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重和元年八月载:“旻(即完颜阿骨打)用辽秘书郎杨璞计,即皇帝位.”他在《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乙集卷一九“女真南徙”条中也记载说:“建中靖国元年,辽主天祚立,淫虐不道,阿骨打叛之,用兵连年,夺辽地大半.重和元年八月,阿骨打始称帝,以其水生金,故号大金,改元天辅.”王称《东都事略》卷一二五《金国传》云:“(天庆)四年,遂举兵叛.……辽东人有杨朴者,劝阿骨打称皇帝,以其国产金,号大金国,建元为天辅.是岁政和八年也.”南宋佚名《中兴御侮录》卷上谓阿骨打“自立为大金国大圣皇帝,建元天辅,时本朝政和八年,契丹亦天庆八年也.……阿骨打立六年卒,弟吴乞买立,改天辅六年为天会元年.”此外,如陈均《九朝编年备要》卷二八、李埴《十朝纲要》卷一八、佚名《宋史全文》卷一四等都是这种说法.

    再有就是托名宋人而实出元人之手的《契丹国志》和《大金国志》,这两部书也一致记载金朝建国于1118年.《契丹国志》卷一○《天祚皇帝》(上)天庆八年(1118年)条云:“是时有杨朴者,……劝阿骨打称皇帝,改元天辅.以王为姓,以旻为名.以其国产金,号大金.”《契丹国志》卷首所附《契丹国九主年谱》亦以辽天庆八年为金天辅元年.《大金国志》在天辅元年之前不记年号,只称“阿骨打之××年”(《大金国志》谓阿骨打于1102年承袭生女真部落酋长之职,其纪年即始于此年),在“阿骨打之十七年(即1118年)”下记载说:“是冬,阿骨打用杨朴策,始称皇帝,建元天辅.以王为姓,以旻为名.国号大金.”[15] 该书卷首《金国九主年谱》云:“太祖武元皇帝戊戌(宋徽宗重和元年、辽海滨王天庆八年)称帝,国号大金,建元天辅;至癸卯天辅六年(宋徽宗宣和五年、辽海滨王保大三年)五月乙丑崩,在位六年.”又谓:“金主自宋徽宗重和戊戌称帝,至理宗端平甲午,计九主,一百一十七年.”宋元文献关于金朝建国于1118年的说法,不但比金朝官方文献记载的建国时间晚了三年,而且天辅元年也比《金史》的传统纪年要晚一年.

    对于上述不同记载,过去人们大都不以为然,如赵翼在谈到《辽史》、《金史》的歧异时就这样说:“按《金史》,金太祖自出河店之捷,即于次年正月称帝,建国号曰金,年号曰收国,凡二年,又改元天辅.《辽史》,出河店之败在天庆四年,则金之建国应在天庆五年,乃《辽史》本纪是年并不载金建国之事,直至天庆七年始云:‘是岁,女直阿骨打用铁州杨朴策,即皇帝位,改元天辅,国号金.’则似金太祖至是年始称尊,而收国两年俱抹煞矣.此《辽史》之疏漏也.”[16] 这种观点可以说是很有代表性的.人们之所以如此笃信《金史》,是因为《金史》历来享有较高的声誉,赵翼说:“《金史》叙事最详核,文笔亦极老洁,迥出宋、元二史之上.”[17]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这样评价《金史》:“其首尾完密,条例整齐,约而不疏,赡而不芜,在三史之中,独为最善.”对《金史》的这种信任感影响了人们的判断力,使他们对于与之相悖的其它异说都不屑一顾.现在看来,《辽史》及宋元人有关金朝开国史的不同记载,是必须予以认真对待的.

    上述种种异说与金朝的官方记载在以下两点上是一致的:其一,完颜阿骨打起兵的时间,所有记载都说是在辽天庆四年(1114年);其二,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卒年、太宗即位并改元天会的年份,均记载为公元1123年.它们的分歧主要在于:完颜阿骨打何时称帝建国,国号是什么,有没有收国年号,天辅始于何年等等.要想弄清这些问题,就必须对辽末金初的历史进行具体的分析.

    按照《金史》的记载,完颜阿骨打在天庆四年(1114年)九月起兵之后,很快便于次年正月一日称帝建国.在此期间,阿骨打统率的女真兵只进行了两次规模很小的战斗.九月的宁江州之战,女真人当时的全部兵力还只有二千五百人,而宁江州的辽朝守军仅八百人而已.十一月的出河店之战,时女真“甲士三千七百,至者才三之一”.[18] 况且这两个地方也并非什么政治军事要地,这两场战斗的胜负对双方来说都远远不是决定性的.天庆五年(1115年)初的时局态势是,不惟辽朝五京当时尚未受到任何威胁,就连辽朝控制生女真的军事重镇黄龙府(今吉林省农安县)也还没有被女真人攻下,完颜阿骨打在这种情况下就贸然称帝建国,恐怕是不大合乎情理的.

    实际上,完颜阿骨打起兵以后好几年内,都在与辽朝进行谈判,目的在于寻求妥协.这在《辽史·天祚皇帝纪》和《金史·太祖纪》里都有记载,只不过《金史》的文字比较隐晦罢了.双方的议和活动从天庆五年(1115年)正月就开始了,阿骨打提出议和的先决条件是:“若归叛人阿疎,迁黄龙府于别地,然后议之.”[19] 阿疎即生女真之纥石烈阿疎,因故投奔于辽,女真人起兵叛辽,即以索取阿疎为借口;阿骨打所提的条件,其实质性的内容是第二点,即“迁黄龙府于别地”.从各种史料来看,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主要是因为不堪忍受辽朝的压迫,在他起兵之初,并没有推翻辽朝并取而代之的打算,而只是想争取女真族的独立地位罢了.天庆五年(1115年)九月,阿骨打曾对其部众说道:“始与汝等起兵,盖苦契丹残忍,欲自立国.”[20] 这几句话很能说明问题,阿骨打之所以提出“迁黄龙府于别地”的议和条件,就正是为了实施其“自立国”的计划.由此我们想到,吕颐浩说金朝原名女真国,后来才改国号为大金,看来并非天方夜谭.女真族起初只是为了获得独立而“自立国”,故自称为“女真国”,这是一种合乎逻辑的推理.辽朝建国之初,不也曾经以“契丹”作为国号么?至于女真国的国号是什么时候建立的,则很难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从天庆五年(1115年)正月开始的议和活动,持续到当年九月.其间双方使节至少往返四次,但各自提出的条件相距太远:辽朝要求女真“为属国”、令其“速降”,女真要求迁走黄龙府、脱离辽朝的控制.因此谈判没有结果.当年九月,辽天祚帝调集大军,准备亲征,“女直复遣赛剌以书来报:‘若归我叛人阿疎等,即当班师.’”[21] 不再提迁走黄龙府这一要害问题了,这是为什么呢?据说当时“延禧(即辽天祚帝)举国亲征,女真大惧”,[22] 阿骨打提出遣归阿疎、即当班师的条件,可能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妥协的态度很明显;孰料辽朝大军云集,志在必胜,竟连这点面子也不肯给,索性杀害了女真派来的使者赛剌,[23] 致使谈判终于破裂.此后两年,双方数度交战,但没有议和的迹象.

    根据《辽史》的说法,阿骨打是在起兵三年之后的天庆七年(1117年)才称帝建国的,南宋方面的记载比这还要晚一年,两说孰是孰非暂且不论.值得注意的是,《辽史》及若干宋代文献都一致指出这样一个事实:完颜阿骨打称帝建国是采纳铁州渤海人杨朴的建议的结果.《三朝北盟会编》卷三对此有比较详细的叙述:

    有杨朴者,铁州人,少第进士,累官至秘书郎,说阿骨打曰:“匠者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必巧;师者人之模范,不能使人必行.大王创兴师旅,当变家为国,图霸天下,谋为万乘之国,非千乘所能比也.诸部兵众皆归大王,今力可拔山填海,而不能革故鼎新;愿大王册帝号、封诸蕃,传檄响应,千里而定.东接海隅,南连大宋,西通西夏,北安远国之民,建万世之镃基,兴帝王之社稷.行之有疑,则祸如发矢.大王何如?”阿骨打大悦,吴乞买等皆推尊杨朴之言,上阿骨打尊号为皇帝,国号大金.

    杨朴,一作“杨璞”,南宋方面的文献有关他的记载很多,如赵良嗣《燕云奉使录》、马扩《茆斋自叙》、张汇《金虏节要》等书,都如实反映了他作为完颜阿骨打的主要谋臣在金朝建国前后的重要活动.赵良嗣和马扩是宋金海上结盟时宋方的主要谈判代表,多次往返于宋金两国之间,有关杨朴的记载当系他们的亲身见闻.张汇本为宋人,靖康之变后陷金十五年,后于绍兴十年(1140年)南归,他的记载也很值得信赖.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对于杨朴这样一位重要人物,《金史》却几乎不予记载,仅在《耨盌温敦思忠传》中提到一句,而对他建议阿骨打称帝建国等等关键活动都只字不提.过去人们历来把其中的原因归之于元朝史臣的疏漏,如《四库全书总目》在《金史》提要中就是这样说的:“其列传之中,颇多疏舛,如杨朴佐太祖开基,见于《辽史》,而不为立传.”现在看来,杨朴之不见载于《金史》,原因恐怕不在元朝史臣,而是金朝实录和国史有意隐讳的结果,因为杨朴建请阿骨打称帝建国的史实与金朝官方杜撰的开国史是相互矛盾的.

    类似问题

    类似问题1:法语代动词中表自反和被动意义时,如何区别代词se是间宾还是直宾!

    代动词可以表达四种不同的意义:

    1) 自反的意义(le sens réfléchi)

    主语的动作施于主语本身,即自反于主语之意.

    Je me lève.Il se couche tard.

    Je me lave.(me是 laver的直接宾语)

    Je me lave les mains.(les mains是laver的直接宾语,me是间接宾语)

    从上面两个例子里,我们引出一个问题,

    即自反代词的角色问题(直宾,间宾?)

    那么如何来判断呢,一般来说,

    自反意义的代动词,看动词后面是否带了直接宾语,

    如果有直接宾语,那么自反代词则充当间宾的角色,

    如果没有直接宾语,那么自发代词则充当直宾的角色.

    Il se brosse les dents.自反代词se 是间接宾语角色.

    2) 相互的意义(le sens réciproque)

    主语发出的动作在主语之间(主语为复数)互相进行.

    Ils se regardent.(自反代词为直宾)

    Elles se rencontrent dans la rue.(自反代词为直宾)

    Nous nous écrivons.(自反代词为间宾)

    Ils se serrent la main.(自反代词为间宾)

    依然存在自反代词角色的问题(直宾,间宾?)

    那么如何判断呢,一般来说,

    相互意义自反动词,要分析动词,

    自反代词作动词的直宾,则充当直宾角色,

    自反代词作动词的间宾,则充当间宾角色.

    如dire qch à qn

    Ils se disent bonjour.(他们互相问好)自反代词为间宾.

    3) 被动的意义(le sens passif)

    les livres se vendent très vite.

    Comment ça se dit en français

    La fenêtre se ferme.

    4) 绝对的意义(le sens absolu)

    绝对意义中的自反代词不起宾语的作用,

    只是区别于普通动词的一种标志,

    相当于固定搭配.

    Je m’intéresse beaucoup au français.

    Ma mère s’occupe de tout à la maison.

    se mettre à .

    se rendre compte de.

    se servir de.

    类似问题2:孔子为什么说“殷路车为善,而色尚白”史记中引用这句话有什么作用?[历史科目]

    “殷路车为善,而色尚白”是太史公通过孔子所述对其时民风的一种追溯和向往,也是《殷本纪》末尾之言.以史学家的角度来看,“殷路车为善”无疑是生产力发展的一种表现,但“色尚白”却另有深意.

    我国自古有五德轮回说,“五德”是指五行木、火、土、金、水所代表的五种德性,按《道德经》的解释,“德”是世界万物发展的动力.“终始”指“五德”的周而复始的循环运转,即朝代按金木水火土五德相互代替.木克土、金克木、火克金、水克火、土克水.例如神农是火德,黄帝是土德等等,所以新建政权就要看看前朝是什么德.周朝尚火德,水克火,所以秦朝就自封是水德,而水属黑色,所以秦人尚黑.邹衍说“五德从所不胜,虞土、夏木、殷金、周火.”由于白色属于金,所以商朝崇尚白色.

    在西方史学界看来,这是商朝商族来自中东的证据之一.孔子曰:殷路车为善,而色尚白.崇尚白色,这是伊斯兰的又一个显著特征,出自孔子之口,可见崇尚白色在古代也是很特别的.路车为善,说明商族修路造车工艺先进.这和当时中东地区金属加工技术先进也是吻合的.留意商代青铜器,我们很容易发现外面的花纹与我们经常见到的伊斯兰图案很接近.

    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自有各自的看法,我也就说到这了.

    类似问题3:如何判断代词式动词se作直宾还是间宾?[语文科目]

    看动词的用法

    se promener,promener的用法是promener qn ou qch“遛(狗、猫”“带某人散步”,都是直接加对象的,所以这个带动词的se是直接宾语

    se parler,parler的用法是parler de qch avec qn,所以se是间接宾语.

    类似问题4:盘锦市的一个地方在哪,那人说叫辽宾.二家沟.那是在哪啊.我字是错的,他说的是这个音.振奥化工有限公司地址

    应该是辽滨,二界沟

    辽滨就是盘锦的一个新区,到盘锦兴隆台区60公里,位于辽河入海口北岸,和营口市隔河相望.

    类似问题5:请问一下史书中的“色尚赤,色尚赤,就是颜色崇尚赤色的,牡尚白怎么翻译?有人完全的翻译一下这句话吗?

    这个是有关五德终始说的,每个朝代崇尚金木水火土不同的德,并且崇尚与其相应的颜色等一系列的东西.

    白牡,指古代王公贵族祭祀用的白色公牛.

    整个话意思为:颜色崇尚赤色,祭祀用牲崇尚用白色的公牛.(古代祭祀用牲主要为牛羊猪,其中牛最为高)

  •   4
  • 相关文章

    “福州月·中华情”2012央视中秋晚会在福州市华美开
    这四个关联词语是什么 -什么是关联词语-语文学习资料
    在电力系统中,绝缘子和绝缘子串是金具吗?本人起初的.
    Na2SO3是抗氧剂,在空气中由于易被氧化而变质.某
    写冰 水 的古诗,签名用-驼峰翠釜-语文学习资料
    约会荷花 阅读原文即答案-约会荷花阅读答案
    小学数学从6月29日到8月14日是几天?怎么列算式-
    ...a given matrix A,there
    ...据此回答第16~18题。小题1:在2008年的
    谁能帮我把杨丞琳的左边翻译成英文?纯英文-杨丞琳 左
Copyright ©2009-2021 逆火网训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2021010314号-3